阿染

她不说

她知道背在她后背皮球大小的黑乎乎的团子是什么,是她的烦心事,她的绝望。
很正常,她想着像往常一样走在路上
“嘿!!!等等我!”
她知道是谁,是她的好闺蜜,很开朗很活泼,一直在她身边倾听她安慰她鼓励她。
她转身也想露出阳光一般的微笑却发现
闺蜜背上的绝望早已遮住了阳光。
原来,她不说。

【SBSS】小恋情Σ(|||▽||| )

于是,我开始填坑,因为我从来没有开过车,我。。。。我。。。。。总之。。。这是车,很不负责任的车。
请不要。。。请不要认真看,我。。。我。。。。反正车开完了,剩下的就简单了。。。。。。

夜深人静的有毒脑洞
想出来的那一刻发出忒忒忒的魔性笑声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家的SSR们

玩阴阳师很长时间了,总之。。。有很多感慨,然后不知道怎么说,于是这篇文 。。。就出现了,真情实感在里面QAQ,总之就是废话很多QAQ,要是能引起大家的共鸣的话,,,可以说就很开心了。
求您评论,求您了QAQ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肝。。肝不动了。真的,先别打御魂了,歇一歇,先歇一歇。”我抓着大佬的大腿感觉自己要口吐白沫。
大佬低头一看吓得不轻“那就不打了,年轻人,慢慢来,我看你的荒还不错啊。”
“啊,我这是在给我家茨宝打一套满暴击满爆伤的御魂。”
“嗯?刚抽到的小茨木?”
“不是,是六星大茨,当时不懂御魂的强化,都给强废了,现在要在给他好的御魂,不能委屈他。”
“你很宠你家茨木啊。”

我回寮的脚步虚浮,脸色苍白,我感觉不只是肝,连肾都受到了波及。

         我坐在小桌子旁边一边喝着保温杯里的热水一边看看今天用命换来的御魂。
         突然,门被一脚踹开,我一扭头就看见除我家茨宝以外的五个SSR:荒,大天狗,酒吞,青行灯,阎魔,面带杀气的走进来。。。别的先不说,荒!你怎么回事!!打御魂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啊!
         我看着他们一脸杀气的坐到我对面,吓得我抓了一把枸杞投进保温杯。
         “呃。。。。。”
         “天天出去打御魂,本来想着自己会变强,没想到”荒一脸冷漠看得我肝颤巍巍的“没想到跟自己没有半分关系,心里就想着茨木童子没有爆伤,不知道我暴击还没满吗?!啊!?”
        那一个“啊”字,说真的,差点把我吓尿
        “不。。不是。。。荒你想想。。你96%暴击还是多段攻击没多大可能一直不暴击,况且。。。况且。。。没。。没有爆伤针女来凑嘛,你看你今天还被大佬夸来着。”
        “哼”荒把头扭向一边并不想再看我。
         哄,哄好了,我松了口气。但是,我太天真了。
        “这几天看你这么努力的打御魂,本来以为是开窍了,想要变强啊,结果”大天狗面色不善“结果是为了给茨木童子再打一套御魂!?那我的呢!!!!凭什么!凭什么!同样都是SSR凭什么茨木童子有!我没有!同样都可以带针女!凭什么荒有!我没有!!!”大天狗指着荒但是恶狠狠地盯着我。
        “额。。。。”我吞了吞口水“狗子,狗子你先别激动,我是。。是先抽到荒的,而且刚抽到他,我。。。我就刷到了六星暴击针女,这。。这不就刚刚好了嘛。。。”
        “没有御魂我忍了!好歹,,,好歹第一次式神应援第一名是我!!是我!!!为什么我现在还是四星!!级都没有满!?”
         “还有本大爷”没等我跟大天狗解释,鬼王大人似乎忍不住了“把荒升到六星之后呢?!怎么没动静了!!本大爷的御魂呢!!!”
         “把荒升六星真,真的太累了。。。况且。。。额。。。我。。。这。。。这不是要慢慢来”我感觉我的大腿都在颤抖。
        “慢慢来?”青行灯和阎魔在我周围飘来飘去
        “虽然说第一个抽到的SSR感情深,但是”青行灯挑起我的下巴“怎么说,我也是第二个SSR啊,我怎么还是三星呢?嗯?”
         “啊。。。啊。。。”我有点兴奋。。。但更多的。。。果然还是害怕!茨宝!你在哪?!
         “说着一个一个来,但是”阎魔大人摸着我的脸,我感觉像是在摸骷髅QAQ“但是身为第三个SSR的我好像被插队了呢?是谁的错呢?”
        “不。。。不是。。。。没。。没有。。。。。”我要哭了,茨宝。。。你在哪?!“你们先冷静一下,好不好?”
         “哎呀”灯姐一脸惊讶“阴阳师大人,你好像要哭了。”
         当然要哭了!我真的要哭了!我抱起我的保温杯连滚带爬的逃出两个御姐的夹击跑到房间的一角,不知所措

        “还有一个问题”荒一脸严肃“我和茨木童子都是六星的大妖,为什么他有两套衣服!我现在也是家里面的主力,红叶的衣服都是我打回来的,凭什么!凭什么他有两套!凭什么!酒吞童子都有一套!!!偏偏!我没有!!!”
         你怎么了!你不是被哄好了吗!?荒!你的人设崩了啊!完全崩了啊!
        “本大爷有衣服?”鬼王大人咬牙切齿冲我吼“你说!要不是茨木童子跟你说给我买一套衣服,你是不是攒着皮肤券去买茨木童子的第三件衣服枫染秋色!?说到底!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一个一个解释吧!!!”他们五个一起冲我吼,我差点拿不住我的小杯子QAQ

        “听我解释。。。。真的,你们冷静一下。。。我,我抽到灯姐当时才二十几级,根本不知道怎么养灯姐,抽到阎魔大人的时候,我。。。我,我虽然三十级了,但是当时我连一个六星式神都没有,六星的御魂都没有几个。”我越说越委屈
         “我。。。我就一个人当了阴阳师,没有人教我要怎么做,刚开始我连怎么升四星都不知道,没人带我打觉醒,我一个人打的慢又没有亲友的协战式神,觉醒姑姑还是抱着路过的大佬的大腿求人家陪我打的,觉醒茨宝更难没人带我,我用了两天才凑够,也,也没有人带我打御魂,我也不会搭配御魂,更不知道强化御魂,什么大吉达摩什么招福达摩一个都没有更别提御行达摩了,茨宝才二星的时候我就带着他去打麒麟,打大蛇,遇到组队的大佬好就带带我,嫌弃我的大佬走之前还不忘嘲讽我养的茨宝伤害低,我。。。我。。。茨宝强大的时候我没能让他意气风发,没能让他和别的茨木童子一样一拳超人,我跟他说过我肯定会让他有出息的,但是。。。但是。。。但是等我凑满了整套的御魂。。。等我。。。等我。。。”我真是太没出息了,虽然面前是SSR但是怎么说也是我的式神啊,我怎么就在他们面前哭的要背过气儿了?我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们啊?但是。。。真的好委屈,停不下来啊。
         “等我把茨宝升到六星满级的时候才发现,茨宝的力量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强大了。。我 。。。如果,如果当时我能快一点掌握技巧,我。。。我能早一点知道御魂的重要性。。。。我。。。我前几天亲眼看见一个大佬用六星转换符把他家的茨木跟玉藻前转换了,然后。。。然后大佬转手就把他家茨木童子返魂了!他不是人!!!!。。。。说到底。。。说到底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是我太慢了!我。。。我觉得特别对不起茨宝,真的!我。。。我一定会让茨宝有出息的。”
      真是的,我在说什么啊,我完全没解释他们问我的问题啊,我。。。我。。。。我真是太笨了,我。。。我。。。。




      “大人?大人??大人!!!”
      “欸欸欸!!”我睁开眼睛,这什么情况!?我有点傻。。。我看着面前的蝴蝶精有点反应不过来。
      “大人您终于醒了,荒大人发现你睡着了,本来不想打扰你的,结果大人你突然就哭了起来,叫都叫不起来荒大人就赶快叫来我和阿貘来帮忙。”
        “啊?”我眨了眨眼,才发现屋子里挤满了我家式神“啊。。。这样啊。。。我。。。我感觉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你们休息去吧。”超级丢脸啊,被这么多式神看到丢脸的样子了,嘤嘤嘤。以后可怎么做人啊。我摸摸捂脸,听崽子们一边笑话我一边走出门,完了,威严全没了。

当天夜里
        “虽然,这样也算是收集到了新的故事,但是,完全开心不起来啊。”青行灯倒在灯杆上面容不辩悲喜。
        “你说茨木童子做完任务回来知道咱们做了这么个事,会不会生气。”大天狗一脸忧国忧民
       “要看他知不知道真相了。”阎魔大人摸着云若有所思。
        “以本大爷对他的了解,以他的傻劲绝对会刨根问底问小姑娘做了什么梦。”鬼王大人觉得喝酒都心不在焉。
         “以小姑娘的性格应该不会说出这么丢脸的事 ”荒摸着下巴,依然很冷漠。
         “要是茨木去找小蝴蝶精和食梦貘问怎么办?。。。很容易就想到咱们了。”大天狗叹了口气。
         “总之,这次是咱们太过激了,完全没考虑小姑娘的感受。”阎魔大人揉了揉太阳穴。
         “找个合适的机会,道个歉吧。”鬼王大人做了个决定。“。。。。用那种眼神看着本大爷干什么!!!想死吗!!!!????啊!!!!????”
         只是想不到这句话会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啊!其他SSR心里对酒吞童子刮目相看。

         “所以说!你好好想想那天你梦到什么了?都哭了。”
         我看着面前的六星大茨宝誓死不罢休的表情觉得要是再不给个说法自己就别想清净。
         “我梦见。”
         茨木认真的看着我,我深吸一口气“我梦见你说我太废了!说完你自己就跳进神龛里面,拉都拉不住!!!!!!!”
          那天,整个阴阳寮都听见茨木童子大人的声音“不可能的!茨木童子永远不会抛弃你的!!!!!!”
        



茨木×你(标题很简洁,内容也很简洁)

茨木occ
反正这是满足自己猥琐的心的文,你们尽量带入自己😂😂😂😂😂


你看着面前的大妖怪说不话来,这里明明是现世!!!这。。。这。。。这怎么回事啊!!!你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
“茨。。。茨宝。。。。”看着突然聚起鬼气的茨木你有点虚。
“你知道一个六星大妖怪顶着茨宝的名字多丢人吗?”
“我。。。我。。。。”
“平时打斗技,打大蛇,打麒麟,为我应援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吗?”
“啊。。。。不是。。。。。”
正不知怎么回答的你一下子撞进了温暖的怀抱,并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怎。。。怎么回事!你的内心翻江倒海:茨宝抱着我!?我该怎么办?我养的茨宝突然出现在现世质问我之后抱我我该怎么办?!在线等!超急!!并且完全不敢动!!!
“真是,明明在你还很弱的时候就跟你在一起了,怎么还能拿我当二星呢?”
“欸?”
怀抱更紧了些,你的脸完全贴在茨木的胸膛上,甚至能听见心脏有力的跳动,等等。。。妖怪。。。有心脏的啊!你有些出戏。
“喂!跑什么神!”茨木收紧手臂把头埋在你的颈窝“你的心意吾都知晓,现在来找你,你怎么跟木头一样。”
“但是。。。但是除了我,喜欢你的人还有很多啊。”你慢慢找回声音。
“蠢女人!”茨木在你脖子上蹭了蹭“因为,你的喜欢不比其他人少,因为吾是你一个人的式神,是你一个人的茨木童子。吾心悦你,所以,把名字改成夫君好不好?”
!!!我家六星大茨木突然撒娇怎么办!?我拿我家茨宝当大宝贝,结果大宝贝想   上      我!我要怎么办!!!在线等。。。。并不是很急。。。。不但不急还。。。还挺开心的。
“。。。好啊,夫,夫君。”你抬手回抱住面前的大妖怪。




啊,我就是这种说不出话,但是内心戏很足的人啊。所以。。。我感觉我圆满了,虽然站酒茨cp但是茨木×我什么的果然不能拒绝!!!!

emmmm,很不还原的cos。emmmmm,我觉得我超好看!!!!

【SBSS】小恋情Σ(|||▽||| )(数了数前面这是第五篇)

发现有好多小可爱喜欢我写的文,所以!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次绝不忘记occ预警,以及,bug遍地!以及懒懒的我为了早日完结,选择遗忘一些小小的细节(๑•́ ₃ •̀๑)你们会理解我的!
然后就是一如既往的正文!ԅ(¯ㅂ¯ԅ)
       

         西弗最近一直在躲着自己,西里斯十分的苦恼,上课的时候不再看着自己,不再跟自己说话,用餐的时候也总是跟自己保持距离,虽然之前除了那次头脑发热的亲吻也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是!在自己靠近的时候不再嫌弃的推开自己而是主动拉开距离,在自己提出一些问题的时候不再狠狠嘲讽自己而是直接丢给自己一本书,虽然自己有活点地图但是一旦下课西弗去的地方再也不是图书馆而是一直呆在斯莱特林的寝室里,还有,西弗看向自己时的样子。。。很冷漠,西里斯很苦恼,他宁愿西弗面带讥讽嘲笑自己。那种表情让他心痛的快喘不过气。
        “是不是。。。那天做的有点过了?也许。。。西弗还很讨厌我,也许他只是把我当做朋友?”西里斯趴在桌子上有点无精打采。
         “是是是,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卢平有些无奈,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自己,詹姆斯和莉莉在一起西里斯不好意思打扰,找到自己和皮特说要倾诉烦恼,皮特变成耗子就跑了,结果!结果!自己为什么要选择留下来安慰他啊!为什么啊!自己是老妈子吗?!卢平的内心很不平静。
         “我到底该怎么办。。。。西弗会不会讨厌我,他是不是讨厌我了。。。”
        卢平似乎看见西里斯身后有一条耷拉着的尾巴“额。。。”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卢平绞尽脑汁“快到圣诞节了不是吗?我记得斯内普圣诞节从来不回家的,要不要准备礼物打破一下僵局?”
         “!!!你说的对!卢平!!”西里斯似乎重获生机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詹姆斯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点无语,为什么劫掠组和莉莉要围坐在一起织围脖啊!!!
          “嘿!莉莉这里怎么办!?好像少了几针!”西里斯大叫起来。
        “淡定淡定,我来帮你”
        “卢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我想约会。”詹姆斯有点无力
        “詹姆,显而易见,西里斯在准备圣诞礼物,莉莉告诉他送围巾比较好,因为她从没看见过斯内普围围巾。”卢平看向詹姆斯传递着“你懂的”的信息。
         “那。。。那为什么你和皮特也在学。。”
         “西里斯觉得不能一直耽误莉莉,就怂恿我的皮特一起,以免莉莉不在时自己又要重头开始”卢平越发觉得自己是个老妈子。
         西里斯一边织着围巾一边想,这已经西弗第三天不理我了,我是不是做的太过了?西里斯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再一次大喊“莉莉!求你快来帮帮我!”
        
        
         西弗勒斯把自己缩进被子里,似乎寒冷的天气让他不想做任何事,但西弗勒斯自己知道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他待不下去,而一旦他走出休息室,布莱克总能和他碰面,西弗勒斯深吸一口气把脸埋进被窝里,不想见到他,不对,其实和布莱克在一起自己。。。并不讨厌。自己很。。。很开心。西弗勒斯把自己团成一团,但又控制不住脑子里一遍又一遍放映自己和布莱克相处的情景,不得不承认自己很长时间没想起过莉莉了,见面的时候,虽然会打招呼,寒暄一下,但是自己的内心再不像从前了。不该是这样的,布莱克的出现似乎把一切打乱但又似乎十分理所当然。所以。。。所以,那天亲自己是怎么回事!他,他什么意思!是恶作剧?还是。。。还是。。。西弗勒斯不敢往下想下去,这不可能的,这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自己阴沉又刻薄没什么朋友,但是布莱克和自己截然相反不是吗?很温柔很善于交际有值得信赖的朋友,也许也许,他只是觉得自己可怜出于同情罢了,况且。。。况且喜欢他的人很多,想到这西弗勒斯把自己裹得更紧了。好吧,西弗勒斯承认了,自己好像有点喜欢布莱克了。
         西弗勒斯绝对不会说,那天布莱克亲了自己后,他其实很想单独问问布莱克是不是喜欢自己,西弗勒斯做了无数心理斗争终于决定哪怕是自作多情,哪怕自己会被当做笑柄,哪怕会被布莱克厌恶也要问问清楚,于是孤僻刻薄有又点小高傲的斯莱特林埋伏在格兰芬多上课的必经之路上准备拦人,就在拐角的地方,他看见长相清秀的学妹面带羞涩的递给布莱克信封,不是情书是什么?炸弹吗?!接下来还用说什么吗?王子接过情书绽放出迷人的微笑,MD,西弗勒斯很生气,他不止只对自己一个人笑,但又有一些庆幸,这件事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本想着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结果上课时碰到布莱克的时候,他差点抑制不住自己想一拳打过去的冲动。
         MD,别再对我笑了!别对我这么好了!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受够了!凭什么就我一个人这么纠结!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但是这些话西弗勒斯说不出口。也许,西弗勒斯想,主动疏远是唯一的办法了。自己的心情不想让他知道,见到他的话西弗勒斯害怕自己会抑制不住自己。
        

         “嘿!!!西弗出来了!西弗去大厅吃晚饭了!!!”一边看着活点地图一边织围巾的西里斯大叫之后扔下围巾就冲了出去。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你们觉得西里斯能织完吗?”卢平看着西里斯的背影有些担心
         “管他呢?卢平你是老妈子吗?”
         “滚!别和我说话!!!”卢平再不想说话

         果然,西里斯在大厅门口碰到饿的不行来吃晚饭的西弗。
         “西弗!!!额。。。好巧。。。”西里斯有点小心翼翼,西弗似乎心情不好,果然不出意外西弗没理自己
         于是西里斯腆着脸坐在了西弗的旁边,对此斯莱特林的学生们表示早已见怪不怪,他们还记得校长看到后还夸奖能无视学院之争的勇敢的格兰芬多。
         “那个,西弗,你圣诞节不回家的对吧?那个我也不回家,但是詹姆回家,卢平回家,皮特也回家。”
        “跟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去,我的意思是,圣诞节!”得到西弗不耐烦的打断西里斯似乎很高兴“圣诞节咱们一起过吧!就咱们两个,我的意思是没有别人,就咱们!”
        “。。。。。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也不回家”你去找别人也一样。
        “但是!!”西里斯没有等西弗勒斯把话说完“但是,我,我只想和你一起过!只想和你一起!只能是你!”
         西弗勒斯有点吃惊,他转过头看着布莱克满是期待的眼睛回答道“好”
         “太好了!西弗!”说着突然扑过去抱住了西弗,拥抱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西里斯揉了揉斯内普的头发“我会为你准备礼物的!别忘了我的!”说完好像傻子一般跑了出去。
         西弗勒斯当做这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吃晚饭,不会有人知道,当他看到西里斯满是期待的眼神时自己内心出现了一个卑鄙恶毒让自己都不耻的计划,他想起来,自己入学那天分院帽把自己分到了斯莱特林,他想起了,斯莱特林为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
         就这一次,没有下一次,西弗勒斯走出大厅,事情之后他会对布莱克施一忘皆空谁也不会知道。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星期,制作迷情剂还来得及。。。。。





好的!这是倒数第二更!!!下一更可能会等更长的时间,毕竟。。。。毕竟。。。。。总之!你们就买好车票等着吧!就算你们后悔也来不及了!!!!!!其实我就一直在想如果两个人都喜欢彼此然后还喝了迷情剂会发生什么?(/ω\)
以及,其实本来前两天就可以更了,但是因为我的手机屏幕坏掉了,所以,你们懂的!这不是借口!不是!!!
        我写的超级多的!下一章就完结了!开心吗?!
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SBSS】小恋情Σ(|||▽||| )(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写完,我好绝望😭)

很长时间没有更新π_π有好多烦心事,真的写不出轻松的甜文。π_π我更新可能会慢,但我绝对不会坑的!因为还是会有人看的!为了看的我渣文的小可爱!我也不会坑!我誓死要把这两个人搞上床!让他们干个爽!!!
以及,我只看过哈利波特的系列电影,而且还是很久以前,有一些地方会存在错误,也希望小可爱指出,我就改正。所以。。。。请不要生气。。。请带着包容的心来看我写的小渣文(ノಥ益ಥ)
别听我废话了!正文来鸟!(●°u°●)​ 」

        西弗勒斯觉得自打那天晚上之后布莱克好像忘记了之前自己的恶劣态度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的四周,不光如此有时候塞给自己几个南瓜派,有时候塞给自己一整个油乎乎的鸡腿然后一脸骄傲等待自己夸奖。不对,这很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怎么会这样,这不符合常理啊!西弗勒斯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上课了,布莱克先生。”
        “欸?”布莱克先生眨了眨眼“西弗,我忘了带书。”说着就把西弗勒斯的书往两人中间抻了抻。
        西弗勒斯想打人“你最近忘了带,很多书。布莱克先生,你的脑子里。。。”
        “我的脑子里塞满了草!西弗~我忘带书了。”接着又继续把书抻了抻。
         斯内普似乎看见有尾巴在布莱克身后摇来摇去。
         “西弗。。。。”
         “够了!”明显有着卖萌的语气被西弗勒斯强行打断“闭上你的嘴!别叫我西弗!以及!”
          “我绝不会妨碍你上课!!西弗!”西里斯说完便冲着西弗勒斯绽放出无害的笑。
          “收起你愚蠢的笑容!”西弗勒斯有些气恼地把头偏向一边,布莱克经常对自己绽放出其他学生称之为“霍格沃兹最迷人的微笑”,哪里迷人了?西弗勒斯这么想着抬起头似乎想确认那笑容是否真的迷人,明明透露着一股子傻气。到底哪里。。。
        就那么猝不及防地,西弗勒斯撞进了满是深情的眼眸, 不得不承认西里斯有一副好皮囊,纵然是西弗勒斯也觉得就算自己坐在了角落,但在布莱克冲自己笑的时候阴暗的角落似乎也有了几分光彩。
         有点不妙啊,布莱克的眼睛似乎有种魔力,西弗勒斯觉得自己移不开眼了,从来没有人,没有任何人用这种眼神注视过自己,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西弗觉得自己,自己是,被爱着的。。。。!!!不对啊!斯内普猛然回神发现自己的手指快触碰到对方的脸颊,于是,被出乎自己意料的举动吓到的西弗勒斯小同学下一秒十分粗暴的把西里斯的脸推倒一边“我都说了!收起你愚蠢的笑容!!”西弗勒斯端坐在座位上但是有些发红的耳朵尖出卖了他。手上残留着的温度让西弗勒斯又想起那天晚上,布莱克紧紧拥住他的情景。西弗勒斯感觉自己的脸在慢慢升温。这是怎么了!这不太对啊!这到底是怎么了啊!!!!不知道怎么办的斯内普小同学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头发遮住自己的脸,来掩盖自己的窘迫,殊不知这一切都被身边的人看在眼里。
         西弗脸红了!好。。。好可爱!!!被头发挡住了。。。好想看一看西弗现在可爱的样子!西里斯挪动椅子离自己的心上人近了几分,伸出手把对方垂下来的头发撩起来,西弗勒斯被着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惊恐地转头,脸颊上便感受到布莱克温热的指尖,斯内普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
        “西弗!”西里斯突然拉进了两人的距离,双手捧着西弗勒斯的脸。
         “什。。。什么。。”西弗勒斯不知所措,有点不敢直视面前的人
         “脸。”西里斯·突然腹黑·布莱克更加大胆的让两人额头相抵“好红,是发烧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疗翼?”好近,好想抱紧他,好想亲吻他,好想。。。
         对方的气息打在自己脸上,西弗勒斯似乎还能闻到早上布莱克喝的拿杯南瓜汁的味道,好吧这不怎么浪漫,但如此近的距离让他再次看见了布莱克眼睛,这次,他甚至能看见那眼中的自己,都是自己,只有自己。怎么办。。。该说些什么,西弗勒斯的大脑一团乱麻。“额。。。”脸颊上突然感到温热而又柔软的触碰,还没等西弗勒斯反应,西里斯揉了揉他的头发,用宠溺的眼神看着他“西弗,上课了,教授来了。”
         “啊。。。嗯。。。哦。。。”
         上课时,看似认真听课的俩人,内心戏十分的。。。。剧烈?欢快?爆炸?总而言之就是十分的不平静。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亲到西弗了!我亲到他了!我的天!他好可爱!!!我亲到他了!!!我。。。我。。。我还想亲他QAQ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刚那是什么!!!???恶作剧吗?!是吗?不是吗?刚刚我难道不应该一拳招呼上去吗?!脸好像越来越热了啊啊!冷静下来!冷静一下!斯内普!上课了,先认真听课,听课。。。。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还能认真听课啊啊啊啊!

       “卢平,詹姆和莉莉相处的真好,他们周围好像还冒着粉红色的小心心。”
       “皮特,认真听课。”卢平同学面色发青,MD,先不说詹姆,西里斯是傻的吗?!!!做一些奇奇gaygay的事情之前!先看看场合好吗!!然后再放忽略咒好吗!!!魂淡!!!!卢平觉得坐在自己身后的那两个人的周围冒出的小心心要更多一点。毕竟某些人精虫上脑。


       断更了很长时间,终于再一次更新,请大家不要打我,QAQ因为我是小可爱啊!总之,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就是没有啥灵感)但是,我会为了喜欢这文的小可爱们以及要让他们上 床 干♂个♂爽的信念而努力的!我会告诉你们我费这么多话就是想让你们觉得我写的巨多吗?🙄🙄
        
        
       
       
        

      

【SBSS】小恋情Σ(|||▽||| ) (也不知道啥时候写完)

我万一坑了怎么办。。。。我有点害怕😨
我会一直一直更的!我一定要完成一件事!我这么激励自己。
人物会OCC请不要太较真我会不开心Ծ‸Ծ
总之你夸我我就喜欢你,你要是让左下角的小心心变成红色我可能会写的更快更多最后还会开超快的车哦!(其实这人就是想开车)
以及!正文来了!ヽ(*´з`*)ノ



         “给你。。。幸运水。。。。”卢平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掏空,为了自己兄弟能追到人牺牲了自己好几天睡眠时间的卢平觉得自己每一句话都像是临终遗言。
       “真是。。。太感谢了。。。”为了自己的良心不收谴责明明帮不上什么忙却硬是陪好兄弟煮魔药,好几次还帮了倒忙炸了坩埚的西里斯觉得。。。好困。。。
        “嘿!你们还在干什么!?快点!下午魁地奇比赛!打起精神来啊!”詹姆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来,拿起桌子上面的杯子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太快了,很长时间后卢平只回忆得起那“吨吨吨”的魔性声音,以及西里斯“啊啊啊”的撕心裂肺。
        “吐出来!快吐出来啊!我的西弗!!我的西弗!!!”西里斯觉得自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等等!等等!”詹姆用力挣脱西里斯掐着他脖子的手“我觉得我不应该去比赛了!”
         “卢平。。。嘿。。。我觉得。。。药水失败了,詹姆斯神志不清了!”
        “总之,你们随便想什么理由,我不比赛了!有比比赛更重要的事!!!”
        “完了,怎么办。。。说詹姆斯走丢了?被打人柳打残了?”卢平很呆滞
         “干脆说他死了怎么样?”西里斯很绝望望着詹姆再一次风风火火的背影觉得自己的恋爱之路太过艰辛。以及。。。现在舔舔杯底还有作用吗?
       总之为了帮自己兄弟,西里斯和卢平小同学穿上隐形衣去魔药办公室偷复方汤剂打算假冒詹姆受伤帮他逃过一劫。
        “卢平!这个是幸运水吗?!。。。。那这个呢!?这个是不是快来看看!!!”
        “布莱克同学!”卢平深吸一口气恨不得把他身边的人的脑子撬开!这个人恋爱后是傻了吗?!“你找我帮你做幸运水的那天!咱们就来找过了!!!!!”
        “哦。。。。。”

        “伙计们!!!好消息!!!!!”
        “好消息?我这里有一大堆坏消息。”西里斯看着詹姆兴奋的脸就知道幸运水绝对有用
        “你们肯定猜不到!!”詹姆的兴奋并没有因为好友的颓废而减弱半分“莉莉!!莉莉和我在一起了!!哈哈哈!!!”
         “什么!?”西里斯,卢平以及皮特
         “没错!我和莉莉在一起了!在一起了!”詹姆像个傻子一样一直重复还在床上滚啊滚
         “快!隐形衣!!活点地图!让我看看!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啊!西弗!!!”西里斯冲了出去。
        太快了,很长时间后卢平回忆起的只有詹姆杠铃般的笑声,西里斯带起的那一阵烟雾以及他意识到他的好兄弟们似乎都是恋爱脑。

       夜游似乎不是一个冷静睿智的斯莱特林该做的事情但是西弗勒斯仍然不想回到寝室,随便吧,他有点自暴自弃地想到。月光倾泻而下,星空也没有因为人儿身影的寂寥而暗淡半分。
        谁会想和一个阴沉的人在一起呢?莉莉愿意和他做朋友还如此的信任他,自己不就应该满足了吗?想想吧斯内普,自己除了莉莉根本一个朋友都没有,莉莉和自己在一起又有什么好呢?莉莉不也说自己太刻薄了吗?西弗勒斯深吸一口气努力想把脑海里那活泼的身影和碧绿的充满热情的眸子淡化,想让要溢出眼眶的液体倒流回去。
         “嘿!西。。。呃。。。斯内普!”西里斯气喘吁吁的跑到霍格沃茨顶层的阳台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揪着胸前的衣服一脸痛苦,他就觉得自己也要心痛死了,想要直接去抱抱他,但是却怂了。。。
        “布莱克?”西弗勒斯瞬间警惕起来“你怎么在这?来看我的笑话?”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西里斯着急的上前几步在里西弗勒斯两步之外停了下来,唔,西弗眼睛都红了。“我。。。我。。。呃。。。”
        在西里斯哼哧吭哧还说不出所以然的时候第三个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让两个人瞬间警觉起来。 西里斯的行动力快过大脑直接搂过西弗的腰把人扣在自己的怀里,迅速地罩上隐形衣。
        “混蛋!你给我。。。唔!”
        “嘘!”西里斯用手捂上住了西弗的嘴。
            (不是接吻,我好伤心π_π)
        果然,费尔奇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虽然惊讶于死对头会帮助自己,但是!但是!西弗勒斯有点僵硬,被同性牢牢的抱在怀里怎么想怎么奇怪吧,以及这混蛋能不能把手从我脸上拿开!还有!这混蛋是哮喘犯了吗!?
        太。。。太。。。太近了!!!太近了啊啊!
        西里斯整个人快要爆炸了。
        我抱住西弗了!我抱西弗了!我的天啊!我的手在西弗嘴唇上!!!我。。。我。。。我的天啊!这不是在做梦吧!我把他抱在怀里了!深呼吸!深呼吸!他好乖!一点也不挣扎!他怎么这么瘦,是不是没好好吃饭,我的天!费尔奇别走!留在这!我要一直抱着西弗!我要一直抱着他啊啊!!!!!
         费尔奇怎么会听见这智障般的内心呐喊呢?听着脚步声渐渐消失,西弗勒斯尝试挣脱束缚,但束缚自己的人好像中了统统石化一样 。
         该死的!怎么这么壮?西弗勒斯掰开捂着自己嘴巴的手“混蛋,你TM是。。。”傻了吗?!
         “西弗勒斯!”西里斯喊完还不松手直接把人紧紧地拥在了怀里。
         西弗勒斯懵了,这TM什么情况!?
         “放手!你TMD。。。。”
         “我感觉西弗勒斯特别的好!特别的厉害!”
         啥玩意儿!?西弗勒斯小同学更懵了,甚至忘记了要推开在自己颈间蹭来蹭去的脑袋。
        “西弗勒斯成绩一直很好,又很会熬魔药,从来没有失败过,更别说炸坩埚了。”又蹭了蹭
        “呵,以为都想你们一样是没脑子的巨怪?”
        “嗯,西弗勒斯脑子也特别好使,知道好多别人都不知道的魔咒,我特别后悔我之前一直欺负你,我真的特别后悔,特别特别的后悔。。。”
         “呃。。。”西弗勒斯似乎听到了哽咽声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真的真的对不起,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我,我真的,我真的很抱歉,很抱歉”
         “额。。。”西弗勒斯似乎感觉到颈间有点湿润
         “别讨厌我,求你了,求你,别讨厌我。别讨厌我好不好,真的,别讨厌我,求你别讨厌我。”
         “。。。”西弗勒斯有点不知所措从来没有人这么跟自己说过话。
         “西弗勒斯!”
          “额?”斯内普看着面前的带着通红眼眶的少年有点懵圈。
         “求你了!别讨厌我!”真挚的眼神
         “。。。嗯”西弗勒斯下意识回答,紧接着意识到自己好像受到了蛊惑,刚想否认结果就再一次被紧紧抱住。
         “太好了!”西里斯简直要乐开了花“西弗!我送你回去!”
         “我不。。。呃!”
         西里斯·没头脑·布莱克完全不听斯内普说什么拉着人就跑,内心还特别高兴,我今天抱到西弗了!!我现在拉他的手了!
         等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在回忆起来这天的情况,西弗勒斯都有点懵并表示,刚开始失恋的不是我吗?不是我吗?不是我吗?!

        “嘿嘿嘿”
        “嘿嘿嘿”
        在两个好兄弟用魔性的笑声不间断的折磨缺觉的卢平几个小时后,在四人组中一直很冷静的卢平小同学终于泯灭人性了。
        
       
         “昏昏倒地!MD这一天天是怎么了!”卢平暴走了!

——————————分割线——————————


追妻之路似乎有了质的飞跃啊!那大家来赌一赌!两个人什么时候滚在一起啊!!!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看我写了这么多能不能让左下角的小心心变红色啊!
   ๑乛v乛๑嘿嘿
总之!我真的第一次写文,不要喷我,我好害怕,我会慢慢学习,并且努力写好的!
 
  

       
        

【SBSS】小恋情Σ(|||▽||| )(我也不知道标啥)

  我感觉我会写很长很长。。。。这可怎么办啊
o(╥﹏╥)o
纯属娱乐,你夸我我就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就不喜欢你ヽ(  ̄д ̄;)ノ
OCC避雷
以及,正文来了!!!(ʃƪ ˘ ³˘)啾❣。・゚♡
  

      西弗勒斯·斯内普在某一天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尾巴,上课的时候这个尾巴恬不知耻的坐在自己身边,自己在图书馆角落看书的时候这个尾巴恬不知耻的坐在自己身边,就连不应该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那个尾巴也十分恬不知耻的坐在自己身边!!!!恬不知耻!!!!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西弗勒斯尽量压低自己的怒吼“你的脑子里装满了芨芨草吗!!!”
          “呃。。。”小天狼星布莱克同学摸了摸鼻子,显得十分心虚“你知道的,也许只是恰好你想走的路和我想走的路一样,以及你坐的位子正好在我想坐的位子旁边。。。呃。。。”
         “是吗?”西弗勒斯冷笑了一下“以及我想上的厕所隔间你正好也想上?”
         “呃。。。我。。。。”   西里斯瞬间觉得自己是个变态,跟着人家到厕所就算了。。。结果人家完事了出来就看见自己直直的站在门外。。。但是。。。但是西弗就算生气也好可爱(/ω\)“呃。。。西弗,我觉得。。。呃。。。”
        “西弗?”斯内普小同学挑了挑眉“要不要我用恶咒来提醒一下你满是稻草的脑袋,我们的关系差到极点 。”
        “呃。。。”西里斯觉得这不能再糟了
        而在他正在焦急的组织语言的时候,心上人早就不耐烦的绕过他想离他远一点。
         “不行!西弗你别走!听我。。。”说。。。
        西里斯说不下去了,因为当他抓住西弗勒斯的胳膊想挽留他的时候,西弗小同学直接把魔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西里斯吞了吞口水,松开了抓着西弗勒斯胳膊的手,感觉这就是最糟的情况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新的恶作剧?”斯内普像一只毒蛇一般眯起了眼睛。
        “不是,不是恶作剧!西弗。。。呃。。”西里斯觉得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魔杖力道更加重了,这让他不由后退了一步,背后冰凉的墙壁提醒他已经无路可退,被自己心上人拿着魔杖逼到墙角,还有比这更糟的事吗?
       但梅林告诉他还有更糟的事等着他。
       “西弗,我为我以前做的事感到十分的抱歉,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不可以。”斯内普同学表示并不想听面前的这个格兰芬多下一句说了什么“以及,别再跟在我的后面,上课离我远一点,并且,别叫我的名字,这只会让我感到恶心,无比的,恶心。” 说完,斯内普后退了几步但仍然用魔杖指着西里斯,紧接着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盥洗室。
      西里斯感觉自己的心在一抽一抽的疼,要是以前对他好一点,要是早点意识到自己喜欢他,是不是他就不会这么讨厌自己,是不是他会听自己把话说完,是不是自己就可以叫他西弗?真的没有比“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这种事更加糟糕了。
      紧接着梅林微笑的告诉他,也许还有更加更加糟糕的事。
      西里斯看见一个金发的家伙从隔间优雅的走了出来,那气质。。。西里斯看了想打人,西里斯知道他,卢修斯·马尔福,比自己高一年级,和西弗一个学院。
       “你似乎,很中意小西弗。”铂金贵族嘴角微微上扬,标准的贵族式轻蔑。
         MD,更想打人了!西里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斯莱特林,恨不得一拳毁了他的脸。
        卢修斯轻笑了一下“看来,格兰芬多的谣传倒是有几分可信性,但是。”卢修斯上前几步,几乎要贴到西里斯身上“离小西弗远点,他很讨厌你不是吗?别再为自己自找没趣。”
        看着贵族高傲离去的背影,西里斯想打人,他叫他“小西弗!!!!!”啊啊啊啊啊!情敌啊啊啊!完了!完了!情敌就在心上人的身边!!!他们可以一起坐在斯莱特林的休室里烤炉火,他们也许住在同一间宿舍!!!那个不要脸的贵族会不会恬不知耻的和西弗睡在同一张床上啊啊啊啊!!!!我的西弗啊啊啊啊啊啊啊(ノಥ益ಥ)  还有更糟的事情吗!?还有吗!!??
      梅林告诉西里斯,还有。
      冲水声让西里斯绝望,有没有搞错!?这个盥洗室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这回是谁!?是谁!!!是!!!
       “呃!。。。邓布利多。。校长。。。。”西里斯想死。
       “年纪真是大了,上个厕所就要好半天”白胡子巫师笑得像个狐狸“还是年轻好啊,有足够的精力去爱和被爱。”
       西里斯非常想死(ノಥ益ಥ)
       “感情上受挫似乎也是年轻人的专属”邓布利多眯了眯眼睛“这时候,也许需要一些,魔药上的助力,呃。。。。我说的不是迷情剂。。。”看着西里斯暗淡下来的眼神邓布利多揉了揉太阳穴,年轻啊。“迷情剂不会产生真正的爱情,也许一点点幸运水会帮到你,毕竟,格兰芬多是不怕受挫的!”邓布利多拍了拍布莱克的肩膀走了出去,西里斯总觉得校长的背影带着点心满意足。。。。但是!幸运水什么的!绝对需要啊啊啊啊!!!!
        “卢平!!!!!帮我搞幸运水!!!我要幸运水!!!!”
        正在午睡的卢平小同学掉下了床。

        格兰芬多是不畏惧受挫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同学的追妻之路还很漫长很漫长(ง ˙o˙)ว



———————————分割线——————————————
 
我赌一千金加隆,布莱克同学的告白不会成功
ヾ(*ΦωΦ)ノ 怎么会这么容易?小西弗可是高岭之花
                 〜( ̄▽ ̄〜)       (〜 ̄▽ ̄)〜